信得过的彩票平台排名

他是温州商人,不炒房不售假,从擦鞋匠奋斗成电器大王

\u003cp>南存辉每次都会谈到一个话题:改革开放。他说:“关于这40年,至少可以说上四天四夜。”采访者们爱问他改革开放的故事,因为他是这场大发展浪潮里的受益者、成功者,也因为他来自一座深受改革影响的城市——温州。\u003cbr />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D082793CB8B887D0547D550D69A304D45A45C289_w643_h565.jpg" />\u003c/p>\u003cp>南存辉,现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。1963年出生于浙江乐清,1984年创办求精开关厂,1991年成立正泰电器有限公司,1994年成立正泰集团。南存辉被视为“浙南模式”的探索者,温州商人的代表。\u003c/p>\u003cp>南存辉是个典型的温州人,聪明、果敢、勤奋,始终奉行着温州著名的“双板精神”:白天当老板,晚上睡地板。后来,他又加了一句话:“平时看黑板。”没有知识,不懂政治可不行。\u003c/p>\u003cp>他又不是个那么典型的温州人,假货横行时他是“业界良心”,炒房成风时他跑去做亏本实业。大浪淘沙,最后他站到了温商军团的排头——他的正泰集团,如今是全亚洲低压电器产销量最大的企业。\u003c/p>\u003cp>财经作家吴晓波说过:“温州能成为全国的创新改革典范,靠的是‘温州人’。”这激荡的40年,既是温商抓住机遇强势致富的过程,又是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过程。而从南存辉的故事里,我们能清晰看到,改革开放是怎样改变了一个人、一座城,甚至一个时代的。\u003c/p>\u003cp style="text-align:center">\u003cstrong>“买卖超过8只鸡,就是资本主义的尾巴”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正泰集团的总部位于浙江省温州市柳市镇中心,门前有镇上最重要的两条大道交汇。从温州各地区过来的城镇大巴,大多都不会直接到柳市车站,而是先停在正泰门口,司机就会喊:“正泰,有没有人下?”对柳市人来说,正泰就是镇里的标杆。\u003c/p>\u003cp style="text-align:center"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33B2A391DF40C3E2BEDC5D2D6AF44433272B7886_w853_h398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46.658851113716295%;" />\u003c/p>\u003cp style="text-align:center">正泰集团总部\u003c/p>\u003cp>柳市镇不大,全镇大约90平方公里,却诞生了1400多家民营企业,4家“中国500强”,是全国最大的低压电器基地,被称为“中国电器之都”。这是浙江省最富有的小镇,但在南存辉的记忆里,40年前的柳市,完全是另一番模样。\u003c/p>\u003cp>1976年,13岁的南存辉被迫辍学——父亲脚骨受伤失去劳动能力,他作为长子必须扛起家庭生计。辍学时,他离初中毕业只剩15天。“我家住的是柳市最破的一套房子。下雨的时候,外面雨下得小,屋里雨下得比外面大。”此后,南存辉在路边擦了3年皮鞋,成了镇上的“擦鞋状元”,月收入是当时一个国企工人的六七倍。\u003c/p>\u003cp>也是在那3年,柳市镇穷则生变。吴晓波在分析温州崛起时提到:“温州的自然资源较差、可用地少、交通优势不明显、产业工人基础和教育基础比较薄弱。”当不甘贫穷的小镇遇上大时代,变化发生了。“我刚开始擦皮鞋时,边上有个老太太摆一个地摊,监管人员就要过来,买卖超过8只鸡,就是资本主义的尾巴。”南存辉说。\u003c/p>\u003cp>渐渐地,南存辉发现把皮鞋穿破的人越来越多,原来是很多农民做了供销员,每天拎个皮包跑业务,修鞋时常从包里拿出一些合同、印章。一天,南存辉发现柳市整条街上全是“前店后厂”,大家都在做电器。他听别人说:“改革开放了,农民可以办工厂了,我们可以搞长途运输了,可以跑供销了。”\u003c/p>\u003cp>1984年,经过多年积累,南存辉与同学胡成中合办求精开关厂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这个开关厂没有厂房,因为“不敢露富”。“做电器要炼铜,就悄悄在楼梯下隔出一个房间炼。”南存辉说,“那时候‘姓资姓社’的争论在温州特别大,办厂就要被拉去批斗。后来温州90%的企业都是民营的,有老同志写信到中央,说温州完了,温州统统是资本主义啦!”1991年,南存辉从求精开关厂单飞,创立正泰电器有限公司,依然没敢建厂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D90A888F0F383EF58D0140F765093B88FADB1901_w698_h458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5.61604584527221%;" />\u003c/p>\u003cp>上世纪80年代末,南存辉(左一)创业初期在公司厂区。\u003c/p>\u003cp>1992年,邓小平到南方视察并发表一系列讲话,“发展才是硬道理”一锤定音。南存辉这才建成了自己的第一个厂房。\u003c/p>\u003cp style="text-align:center">\u003cstrong>“你是要牌子,还是要票子?”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在商路行走三十余载,南存辉面对过几次抉择的分岔口。每次的事件不一样,但问题的本质却是同一个:究竟该坚持自我,还是随波逐流?\u003c/p>\u003cp>第一次抉择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,他还在求精开关厂苦苦探索时。那时候民营企业在温州形成声势,“假冒伪劣”开始盛行,温州成了“假货王国”。1987年8月8日,杭州武林广场上,下城区工商局一把火,烧掉了5000多双温州产的劣质皮鞋。而在柳市镇,几乎是全民进入电器行业,很多企业偷工减料,以次充好,导致产品出现事故,给小镇和行业带来毁灭性打击。南存辉一心想做出好东西,可没钱没人没技术,看似只能跟风了。思考再三,他决定去上海寻求支援。当时温州不通火车、飞机,只能坐汽车。但温州公路极差,人们常说“汽车跳,温州到”,就指这地方“难进来,难出去”。\u003c/p>\u003cp>到了上海,南存辉找到了刚从上海人民电器厂退休的3位师傅。听到去温州的邀请,师傅们二话没说拒绝了。南存辉就一次次到上海,打个地铺“赖”在师傅家,靠着三顾茅庐的劲儿打动了三人。其中一位宋师傅问南存辉:“你是要牌子,还是要票子?要牌子就得扎扎实实干,要票子就像别人一样搞假货。”\u003c/p>\u003cp>“当然要牌子了!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,您尽管批评指正,我一定照办。”\u003c/p>\u003cp>最后,3位老人从上海来到柳市镇,帮助南存辉建立热继电器实验室,吃住都在厂里,晚上被子铺在地上就睡了,比许多温州人还卖力,打造出一流的设备和模具,才有了求精开关厂和正泰公司的坚实起步。\u003c/p>\u003cp style="text-align:center"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E4AA9215B8D6B8DA3E3850D648C7212B2E6060FE_w400_h260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5%;" />\u003c/p>\u003cp>南存辉闭关修炼,窗外则是山雨欲来。1989年,国家检查了近7000个经销单位,查出伪劣低压电器170多万件,其中大多数来自柳市。1990年5月,国务院办公厅为柳市镇单独“发文”,国家7个部委进驻柳市打假,5个月里全镇1267家低压电器门市部关闭,1544个家庭工业户歇业,359个旧货经营执照被吊销。全浙江叹息:柳市完了。\u003c/p>\u003cp>时任温州市委书记刘锡荣见状心痛不已,对部委的人说:“农民放下锄头办企业,生产电器是伟大的创举,国家什么也没给,不容易啊!你们取缔关闭了就走人,但我们要管百姓的吃饭,要解决就业,考虑社会稳定。”为此,刘锡荣提出“打击、堵截、疏导、扶持”八字原则,创办柳市电器学校、每年拨给白银原料、建立电器质量测试中心、凭“合格证”放行电器商品……这才让柳市重新走上正轨。\u003c/p>\u003cp>“无证的、假冒伪劣的打下去,我们集团作为典型就上了新闻报道,打一次报一次,我们就上来了。”南存辉说,“这也是一个思想解放的过程,让温州人意识到,质量才是生存。”\u003c/p>\u003cp>第二次抉择,是与世界电器巨头施耐德的13年斡旋。1994年,施耐德提出意向收购正泰80%的股份。“刚听到消息可高兴了,外国人给我们提供技术,教我们培训,帮我们提高竞争力,多好。”南存辉特地请了礼仪小姐,拿着鲜花在机场迎接,施耐德业务员一出机舱就热烈欢迎。没想到,业务员回去后,第二天就把正泰给告了,说正泰产品做得和施耐德太像了。合作不欢而散,但南存辉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外观专利,什么叫知识产权。从此,南存辉更加重视起自主创新和知识产权保护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304E812C3E238A1576A5B0849B0532F9ADAA4A5B_w918_h601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5.46840958605664%;" />\u003c/p>\u003cp>1998年,施耐德又来谈合资。这次,南存辉没有打欢迎牌,没有搞合影仪式,等对方人到了,直接开始谈合作。施耐德提出要收购正泰51%的股份,进而拥有控股权。“我觉得,如果只是为了钱就被收走太可惜了,我们已经有了很强的品牌意识,而且有信心能做赢。”南存辉主动拒绝了这次合资。\u003c/p>\u003cp>此后,施耐德开始一边控告正泰侵犯知识产权,一边与正泰商谈控股意向。从1994年到2007年,施耐德起诉正泰24次,提出的控股价码越来越高。2005年,施耐德再次起诉正泰,正泰积极应诉,还提出了反诉。两年后,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,施耐德专利侵权成立,赔偿正泰3.3亿元人民币,这是中国知识产权案诉讼史上的最高价。\u003c/p>\u003cp>“这件事情的意义不在于钱多少,”南存辉说,“而在于让国内的民营企业树立信心。要自强、自信、自立,我们有在国际市场竞争的可能。”\u003c/p>\u003cp style="text-align:center">\u003cstrong>“我做新能源,是十年磨一剑”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南存辉的第三次抉择,与10年前兴起的房地产有关。\u003c/p>\u003cp>2006年,正泰投资3000万美元进军光伏产业。南存辉的理由是:第一,21世纪最大的竞争就是能源竞争,谁能抢占新能源市场的先机,谁就有可能成为下一轮产业兴起的龙头;第二,正泰虽然已做到行业领先,但低压电器毕竟处于行业末端,只能算个配角,而投资光伏产业,能帮助正泰进入前端的发电环节,从而打通全产业链。\u003c/p>\u003cp>然而,在那段温州人疯狂炒房、炒矿的时期,南存辉的决定并不足够吸引股东。正泰内部,好几个股东提议要投资房地产,温州一些银行甚至表示,南存辉如果做房地产,可联合向他授信200多亿元。最后,新华社的记者都给他发来短信:“你们要做房地产吗?”\u003c/p>\u003cp>所有人都觉得应该把钱投向房地产,南存辉坚决不同意,他给股东们讲了一个故事。温州曾经有家很有名的电器企业,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,没有承受住诱惑,做起了一种专治中老年心血管病的枕头。枕头是大众消费品,需要广而告之,结果很多人以为这家企业不做电器而要转行做枕头了。这样一来,枕头没有像他们想象得那么畅销,电器业务也因为失去信任而萎缩了,这家企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\u003c/p>\u003cp style="text-align:center"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A2DFDD76DB05CD7408A58BBC5E145E39174610E7_w429_h328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76.45687645687646%;" />\u003c/p>\u003cp>他讲这个故事,是想告诉公司里的人,钱来得快,去得也会快,越是美丽的东西越藏着陷阱。他说:“我不会因为要赚这笔‘短钱’,丢了企业可持续发展的‘长钱’!”\u003c/p>\u003cp>然而,太阳能的路也并非一帆风顺。正泰太阳能最早研发的是薄膜电池,没想到不久后硅价暴跌,晶体硅技术的成本远低于薄膜电池。所以,即便是研制出了世界上最好的薄膜电池,正泰也必须果断放弃,之前的成本很多都打了水漂。诸如此类的弯路让南存辉背负了巨大压力,他一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:“在没有希望的地方看到希望,在没有机会的地方看到机会。”\u003c/p>\u003cp>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,温州的实体经济受到影响,老板们越发依赖房地产,温州炒房团“名震全国”。到了2009年,温州房价逼近4万元/平方米,最高价可达到10万元/平方米,把北京、上海远远甩开。所有人追着红海,没人把钱投给实体,结果房价泡沫破裂,资金链断了。2010年起,温州老板跑路、自杀不断出现,这座城市进入了最灰暗的时期。\u003c/p>\u003cp>“对我来说,2008年爆发的危机,是坏事,也是好事。”南存辉说。由于全球经济不景气,高端人才出现“过剩”,他就抓住这个机会“人才抄底”,先后引进了200多位海归博士、外国专家,组建了正泰太阳能研发和高端装备制造团队。同时,欧洲债务危机,虽然经济动荡,但也出现了大量兼并、扩张的机会,“因为这时候最容易找到物美价廉的卖家”。一轮欧债危机下来,南存辉得到了最先进的炼硅技术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64E5BB44A371159250233DBCA2D1EC17174C0B5A_w694_h456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5.70605187319885%;" />\u003c/p>\u003cp>2010年1月,正泰电器在上海证交所正式上市,南存辉(右二)在敲锣。\u003c/p>\u003cp>“我做新能源十年,是十年磨一剑,如今很多新产品,都是五六年前储备的,现在慢慢释放出来。”南存辉说,走过的弯路,都是爆发前的蛰伏。如今,正泰光伏市占率浙江第一,在全国位居前列。\u003c/p>\u003cp>这些年,所有温商都在疑问:如何转型升级?南存辉用鹰的故事来向记者解答。他说,鹰是世界上最长寿的鸟类,往往能活到70多岁。但它们40岁时,爪子开始老化,喙变得又长又弯,翅膀也十分沉重。于是,它们会在悬崖上筑巢,用喙击打岩石,直至完全脱落;等到新喙长出来,它们就用喙把指甲一个个拔掉;等指甲也长出新的,就把羽毛再一根根拔掉。这样过去5个月,新的羽毛长出来,老鹰又开始飞翔,重新获得了30年的生命。从商也是如此,需要不断摒弃旧思想、旧习惯,同时也要学会静静等待、忍耐,才能获得重生。\u003c/p>\u003cp>南存辉的创业是这样,改革开放的过程也是这样。\u003c/p>